我,Typto,DAOSquare 发起人

我生于80年代,一个南方小镇,我是一个典型的学渣。

小学一年级,背诵10以内加法口诀表,数学老师和我熬了一下午,直至日落黄昏,我爹持馒头一枚前来打探,二人终得定论:孺子不可教也。

从那时起我开始吃书,尤其嗜好油印考卷,我爹一定纳闷儿单位仓库的考卷为什么总丢。

当然我也会吃课本,我喜欢把它们藏进学校那间木屋的地板下面。二年级开学那天,我得知要离开小镇,于是我将还没吃完的课本送给了我的语文老师,因为她是唯一不嫌我笨的人。

小学四年级,由于数学老师实在想不通我为什么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于是,我的耳骨脱臼。

最后一次挨打是初二,数学考了36分,我被自己的拖鞋狠揍了一顿 (执行人是我爹)。

不过,那些日子我并未闲着。

自从我爹给我哥买了一台电子琴,我便爱不释手。

第一次正经听交响乐是我在新华书店买的一盘贝多芬的磁带,我指着磁带上那个头发一团糟的大爷对我娘说,我要成为这个大爷,我娘说那你好好努力。

于是我给谭咏麟写了一封信。

但邮局阿姨不给寄,说我们这里自解放以来还没有往香港寄过信。我只能去找我同学,他爸是邮电局局长,信总算寄出去了,但是,一年了无音信。

于是我给李春波写了一封信。

我说:春波老师您好,我非常喜欢您的歌,尤其是《小芳》......(更多的一些心口不一的话)...... 最后,我想请您帮个忙,我这里有一封给谭咏麟的信,可不可以帮我转交给他?

后果可想而知...

还得靠自己。

我开始满大街找谭咏麟的磁带,练歌,写歌,弹琴,16岁离开家乡以前,我把家里很多电器和家具改造成了乐器,包括洗衣机排水管。

离开家乡之后,我迷上了吉他,但我没有吉他,我只好每天晚自习之后跑到别人寝室去蹭十几分钟,几个月后,我成了学校吉他弹得最好的人。

90年代那会儿学校很乱,每年都有同学毙于刀光之下,校门口卖狗皮膏药的大哥那几年缝针的技术突飞猛进。我也开始混。曾经不止一次有校外团伙持刀械来找我 (曾把室友吓尿裤),然终无果,因为他们没想到我会去老师的琴房弹琴,更没想到我会去学校后面的小溪写生。感谢艺术。

大学,我开始玩儿摇滚,为了可以理直气壮地不上钢琴课,我在钢琴老师备考英语的那段时间帮她办了一个假身份证,找了个代考,从此我为所欲为 (当然考试的场面也相当难看)。

我们寝室有一个研究生,天天都在找对象,去各种女生出没的地方,请各种女生吃饭,但没一个看上他,每次约会回来他都会做 Speech,大家都被他逗得前俯后仰,后来他的 Speech 出了名,每次开始前都会有人在宿舍楼奔走相告。毕业后他还给我打电话做过一次 Speech,挂电话之前他告诉我,其实这些年他很痛苦,感情挫败不说,所有人都把他的 Speech 当笑话听,甚至把他看成一个笑话,唯独我不是,他说他非常感激我。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收到他的消息...

大学毕业,我没有和同学一样去教书,而是跑来北京一家音乐公司,没有工资,但只要能干我喜欢的事情,管他工资不工资呢!那段时光很嗨。然而没过几个月,老板跟我说他不想干了,不过可以把公司的音乐设备卖给我。从此我开始负债,成了一名自由音乐人。

那段时间非常焦虑,要还债、付房租,还得吃饭,却没人找我做音乐。很长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关在那个堆满设备的屋子里,写了一些歌。有一天,马上又 (我的音乐人朋友) 告诉我某位歌星在收歌,我卖掉了两首。

人生开始转折,越来越多的人来找我,但我从不迎合"客户",我只做我认为对的,我认为好的,我认为有趣的,也因为此,很多人选择非我不可,那段时光很有趣。

后来我和 Reya (我老婆) 开始做影视音乐,我们成了乙方,我们无法再坚持做我认为对的音乐,那段时间很痛苦,有一天在姜文的片场,我对 Reya 说,我不想做音乐了,我想拍电影。

Reya 说我首先需要在剧本上下功夫。于是我开始自学编剧,写剧本,我找到一本书:《21天搞定剧本》,如获至宝。

很显然我被欺骗了。我写了两年。

庆幸的是,它获得了国家电影局夏衍杯剧本奖,领奖那天我很兴奋,但剧本中心的负责人告诉我,他们非常喜欢这个故事,但现状是,如今市场只认喜剧 (那是14年,泰囧火了)。

我开始写喜剧。

又是一年,当我把剧本给到一家电影公司的朋友之后,反馈是,领导认为他疯了,因为他一直在笑。但我遇到了一些我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一些可能拍出来是喜剧但我却成了悲剧的事情,最终,我离开了电影行业。

不过它给了我一个启示,中国其实有很多和我一样的电影人,如果能够通过某种方式把这些人汇集起来,一起干点有趣的、有价值的事情,让大家的生活都成为喜剧,是不是很酷?我开始注册公司、设计产品甚至学写代码。18年底我认识了一个投资人,他告诉我,这个东西其实是 DAO。

我第一次听到了 DAO 这个概念,立刻为之着迷。

他告诉我,DAO 不仅可以帮助电影人,其实可以创造更宏伟的社会价值,于是我加入了他的项目,和他一起战斗。19年底,由于我个人的原因,我退出了该项目。

19年12月初的一段时间我连续失眠,我不知道 DAO 的出路在哪里,或者说我不知道我的出路在哪里。

很多人问我,音乐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搞电影?电影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创业?甚至我爹也一直想不通我明明可以拿铁饭碗为什么要去漂?失眠那几天我也反复拷问自己,最后我发现其实这些都是表象。

自我知事起,我一直都在努力成为一个可以主宰自己人生的人;我一直向往可以进入一个没有伤害、彼此尊重、相互扶持、共享共赢的世界;我一直渴望可以和一群有趣、有料,不甘平凡、敢想敢干的人去干一些很酷,且有价值的事情。我更希望这件事情可以载入史册、永垂青史。

这才是指引我一路走来的原力。然而在既有的游戏世界里,它并不存在。

直到12月5号凌晨5点左右,DAOSquare 浮现在了我的脑海。如果世间未曾为我们准备这样一个世界,那么,我们来构建它。

我开始通过内容去链接那些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同 DAO 中人。慢慢地,大家开始向 DAOSquare 汇集,我们开始一起构想这个世界的终极模样,并开始携手共建。从最初的孤身一人到如今藏龙卧虎,从一个弱小的群到中国最有影响力的 DAO。我们举办了中国第一个 DAO 黑客松,我们正在与全球最负盛名的 DAO 生态服务商 Aragon 以及 MetaCartel 等知名社区携手共建全球化的 DAO 生态系统。我们正在向我们憧憬的样子阔步前行。

或许你会问,什么是 DAO?

不要管它,你只需要记住我上面那段话:

我一直都在努力成为一个可以主宰自己人生的人;我一直向往可以进入一个没有伤害、彼此尊重、相互扶持、共享共赢的世界;我一直渴望可以和一群有趣、有料,不甘平凡、敢想敢干的人去干一些很酷,且有价值的事情。我更希望这件事情可以载入史册、永垂青史。

如果它让你感到兴奋,那么,我以 DAOSquare 看门大爷的身份,代表所有 DAOSquare 那些有趣的家伙们,通缉你!

如果你是一名开发者,我们正在通缉你

如果你是一名翻译,我们正在通缉你

如果你是一名产品经理,我们正在通缉你

如果你是一名区块链研究者,我们正在通缉你

如果你是一名画家,我们正在通缉你

如果你是一名音乐家,我们正在通缉你

如果你是一个厨子......来吧,DAOSquare 有一帮吃货

无论你是谁,只要你是那个正在努力成为一个可以主宰自己人生的人;正在向往可以进入一个没有伤害、彼此尊重、相互扶持、共享共赢的世界的人;一直渴望可以和一群有趣、有料,不甘平凡、敢想敢干的人去干一些很酷,且有价值的事情的人,并且希望这件事情可以载入史册、永垂青史的人,我们正在通缉你!

DAOSquare 的看门大爷:Typ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