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 Cooper Turley 编写
译者:Typto

Moloch—2019 Year in Review
This past year has marked the rise of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 largely due to the deployment of the Moloch framework and the leadership of the Moloch members. With 20+ grants dispensed…

Moloch,机械之心,金钱之血!

过去的一年标志着 DAO 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归功于 Moloch 架构的部署以及 Moloch 成员的督导。随着20多笔,总计超过285,000美元的拨款发放,我们很高兴与大家分享自我们成立(Summoning)以来所取得的所有进展。

自从 Moloch DAO 启动以来,我们已经看到来自以太坊的大公司、社群成员以及 8个资助 Moloch 的 forks 共计超过100万美金(7000多个 ETH)的捐款。这些实体为以太坊公共基础建设提供资金所产生的合作证明了 DAO 对促进社会协调的价值。

当下,Moloch 由来自20多个国家的75名独立成员组成,他们对100多个提案进行了投票。随着我们不断接近 ETH 2.0的 Phase 0,Moloch 将继续作为推进以太坊可扩展性的基石,我们也将继续支持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

本文我们将深入探讨:

  • 2019年的高光时刻
  • 2019年的拨款汇报
  • 成员感言
  • 2020年的目标

我们有太多东西要和你分享,赶紧开始吧!

高光时刻

“我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创办一家 DAO 企业,我们只是通过 DAO 来实现我们想要做的事情。“ — Ameen Soleimani, Summoner

Moloch DAO 最初是一个草根儿项目,专注于构建一个最小可行的 DAO。对于我们这些经历了 DAO 兴衰的人来说,不难理解复杂性如何成为了当初那个覆性创新的阿喀琉斯之踵

对于 Moloch 而言,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引入投票后的延缓期以及 ragequit(一种允许成员在其资金花在任何通过的提案之前,从 DAO 中撤资的机制)来消除这种复杂性,以及维护股东主权。

Moloch 在“模因(Memetic)”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激励了许多人阅读《Moloch 沉思记》,并理解了 Moloch 帮助我们克服协调问题的本质。

模因 Moloch 的情绪板 — Eva Beylin

以下是过去一年中我们的高光时刻回顾:

2019 年的4篇推文

我们才刚刚开始,基于这些历程,让我们看看 Moloch 在2019年实际资助了哪些项目。

Moloch 拨款摘要

Moloch 发放了价值约28.5万美金的拨款,这些拨款主要分配给了不同形式的以太坊开发项目,以及 Moloch 的改进工作和几个其他提案。详情如下:

让我们再详细一点儿。

以太坊 2.0 开发

总计:〜144,000美金(占拨款总额的50%)

生态系统开发

总计:~93,700美金 (占拨款总额的32%)

Moloch DAO

总计:~40,275美金 (占拨款总额的14% )

其他

总计:11,000美金 (占拨款总额的4%)

正如您所看到的,Moloch 活跃在大量以太坊生态建设的倡议之中,虽然拨款的金额各有差异,但很明显,我们资助以太坊开发的使命是成功的。

成员感言

现在你已经对整体有了一个了解,不过你可能更喜欢听听那些大的拨款接受者以及会员,他们如何评价 Moloch 的整个运营情况。

Matthew Slipper — Kyokan (拨款接受者)

看着 Moloch 从最初的一个想法,到一份智能合约,再到一个真正有价值的捐款自治组织,是一件美妙绝伦的事情。当我们收到拨款之后,我们必须学习(在许多情况下,还需要发明)成为一名好的 DAO 股东的社会准则。

Getting Vitalik 和 Joe Lubin 的加入意义非常重大。DAO 一直被宣传为“实验”,因此他们的加入给了 Moloch 巨大的信任背书,也让人们相信 Moloch 可以在这个领域产生意义非凡的影响。我认为如果不是这次信任投票,其他的 Moloch fork 就不会发生,所以我要向 Ameen 致敬,因为他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付出了巨大努力。

Roman Storm — Tornado Cash (拨款接受者)

我们的拨款款程序和其他渠道有着非常大的不同。当我们第一次申请的时候,其实遭到了拒绝。不过我和我的团队将其视为一个挑战,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将 Tornado Cash 推向市场。在 Moloch,有一个强大的社区在关注着你,所以一旦你说要做某件事,就会感觉你的信誉正在经受考验。

当我们发布(Tornado Cash)之后,我再次申请了追溯拨款,因为会员可以看到我们实际交付的东西,所以这一次的拨款申请变得非常容易。拨款的过程本身非常容易,DAO 也为我们的项目进程提供了非常宽松的环境。

基本上,当你知道像 Vitalik 这样的知名人士正在关注 Moloch 的拨款情况时,对于那些致力于创造价值的事情来说是莫大的动力。

Medhi Zerouali — Sigma Prime (拨款接受者)

当我们申请拨款时,Lighthouse已经是一个完善的项目了,负责 ETH2 的开发任务。由于外部审核非常重要,因此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我们从哪里获得资金来支付这笔费用呢?

我们首先在 ETHBerlin 和 Ameen 进行了交谈,介绍了项目现阶段的进展,同时也表达了我们打算提交一个提案的意向。在我们的介绍过程中,Ameen 表现得非常支持和乐助。几周后,我在Moloch 的 Discord 上正式提交了提案,过了10天,Mariano Conti 伸出援手表示支持。(译者注:非 Moloch 的成员如果想向 Moloch 提交提案必须获得 Moloch 成员的支持,并由他帮助发起提案,此提案才被 Moloch 接受)

通过 MolochDAO 支持 ETH2 的开发让其回归本源的想法对于他(Mariano Conti)来说是一件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我们进行了非常愉快的沟通,我也回答了几个关于 Lighthouse 和 Sigma Prime 的问题。几天后,这个提案以568票赞成0票反对的成绩获得通过!

在 Moloch Discord 中的沟通对于了解该领域的最新进展也非常有用。虽然我参与的次数并不多,但讨论总是非常有趣。

Santiago Siri — Democracy Earth (捐款者)

MolochDAO 的两大主要优点就是合理性和简单性。它是真正出于解决以太坊社区利益冲突的需要而诞生的,并很快在以太坊生态举办的众多黑客马拉松中脱引而出(传统公司或基金会永远不可能创造出这样值得信赖的东西)。 它仅用了400行 Solidity 代码写就而成,他们在第一行代码用大写标注着“ 剽窃此代码”,然后推送到 Github 邀请社区使用并运行它。Moloch 的作风本身就说明了以太坊在构建无国界数字组织方面的能力。

Mariano Conti—MakerDAO (捐款者)

当我第一次听到 Moloch DAO 时我就知道我一定要加入它。一群人为了以太坊的共同利益而汇聚资源?没错!用智能合约克服公地悲剧?帮我报名吧!

然而 Moloch DAO 的功能远不止这些,这是一场催生了大量新 DAO 的运动,一场关于谁应该回报、回报多少的对话,当然,还有一个在新系统中讨论贿赂和腐败的机会。

2020年我的期望是让自己更多地参与 Moloch DAO,吸引新成员并寻找值得资助的项目。

值得关注的点

在 Moloch 的架构下,我们旨在精简拨款程序,以便更快地为增值项目提供资金。我们很快发现,Moloch 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提供实际的资金,还在于社区本身。

Moloch 成了那些真正关注以太坊生态开发的人寻求反馈和鼓励的地方。Discord 中的讨论促成了人们围绕以太坊最紧迫的需求(例如隐私混合器或 ETH2 验证器界面)进行头脑风暴,而我们的集体网络让我们能够找到完成这项工作的最佳人选。

展望未来

接近年底的时候,我们进行了一次会员调查,以了解 Moloch 的运行状况。问题范围从反思 Moloch 哪些地方可以改进,到 DAO 资助的聚焦点和管理的温和度问题,以及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优化整体程序。

大多数 Moloch 成员相信其他成员会做出与 DAO 意愿一致的决定,这就是“恼退”(Ragequit)被证明作为一种社会协调机制发挥作用的地方。人们总会担心其他人会“恼退”,所以成员们不会提出和支持那些颇具争议性的拨款提案。

在资助聚焦点的问题上,ETH 2.0是 Moloch 最初的任务,后续它依然将是重点。请看附录,以查看关于未来资助领域更详细的信息。

考虑到这一点,很明显以太坊的开发仍将是2020年 Moloch 拨款的核心重点。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听到我们的成员对未来更广泛的提案持开放态度,这表明 Moloch 对本领域的影响才刚刚开始,我们感兴趣支持的领域包括隐私、可扩展性、DAPP开发、经济和安全审计以及社会协调工作。总之,Moloch 是来帮助解决最紧迫问题的。

与我们年终调查的同时,在一次复盘的电话会议上我们讨论了一些更大的议题,集中讨论了 Moloch 在哪些方面做得很好(比如 Meme Moloch,推动 ETH 2.0,资金,成员资格和协调,以及在以太坊重新启动 DAOs),以及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如鼓励更高的投票率)。

展望未来,我们2020年的目标包括:

  • 继续资助以太坊生态的开发
  • Moloch 股东数量以及公会银行资金池的持续增长
  • 与所有值得关注的以太党加强沟通
  • 优化准入和参与的工具
  • 对整个 DAO 生态系统的支持

Moloch v2

通过 MetaCartel、ConsenSys 的 LAO 以及 Moloch 三方的共同努力,Moloch v2 的合约标准已经设计完成,以支持合理的营利性实例化,而且它也修复了 Moloch v1 拨款环节的一些瑕疵。

Moloch v2 的变更日志中深入介绍了几个新特性,但最重要的优化是多类型通证的支持和公会踢(guild kick)。(译者注:guild kick 是 Moloch V2 新增加的一种提案类型,详细介绍请查阅 Moloch v2 Changelog 的 guild kick 部分)多类型通证放开了 DAO 在获取和开支(或投资)的资产组合上的限制。公会踢允许通过投票来罢免成员,如果该成员对 DAO 的合法遵从性构成威胁,这一点尤为重要。

两周前,倍受关注的 MetaCartel 宣布了 Venture DAO 项目,并发布了他们的白皮书。Venture DAO 预计将是 Moloch v2 的第一个部署实例,它也将为其他以营利为目的的 DAO 开辟一条新的示范性道路。

Moloch 需要你!

我们一直在寻找新成员来协助以太坊的发展,真心希望你能够提出下一个促使 Moloch 资助的项目。如果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话,那就是2020年将成为以太坊迄今为止最为重要的一年,我们非常期待通过向该行业最具天赋、最勤奋的个人提供关键资助,从而帮助以太坊发展壮大。

感谢所有人对 Moloch 所做的贡献。如果你或者你认识的任何人有兴趣了解关于 Moloch 的更多信息,请关注我们的 Twitter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要感谢我们的贡献成员,Vitalik Buterin,Joseph Lubin,Etherum Foundation 和 Consensys,他们的支持使这一切成为了可能。

附录

社区资源:

Moloch DAO explained: Using self-interest to Ethereum’s advantage
The Moloch DAO: Collapsing The Firm.
Organisations come in many shapes and sizes. The blockchain allows us to experiment with radical new ways to organise around collective goals. We’ve seen the ICO boom (and bust, for now). For many…
Accountability in decentralized networks: The MolochDAO Case
This article investigates the dynamics of membership growth and voting in MolochDAO, a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for collectively coordinating funds to support Ethereum development…
MolochDAO Looks Back on Its Rising Role in Ethereum Ecosystem
Moloch Primer for Humans
The purpose of the original (OG) Moloch DAO was to self-organize, fund, and develop public infrastructure for ETH 2.0 . They wanted a simple DAO structure so they could get started immediately. Ameen…

Moloch 调查结果 - 资助聚焦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