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Gabriel Shapiro, Peter 'pet3rpan', Ameen Soleimani

版本:v1.0 December 2019

譯者:Thomas Hsueh


目錄

本文件 is subject to important legal and informational disclaimers,於文件末提供。Please carefully review such disclaimers and bear them in mind when interpreting this document. MCV 將持續協調、研究、改善本文描述之安排。MCV 可能、但並不保證也並無責任基於進一步發展而更新此文件。

前言

背景

簡介

  • 為什麼使用 DAO?
  • 權衡分析
  • Meta Cartel 的定位

市場機會

  • 以太坊 DApps 顯露產品市場媒合度的早期跡象
  • 一個尚未成熟但快速成長的投資環境
  • 超級資本主義的新實驗性項目

《魔法書》

  • 《魔法書》的宗旨
  • 從社會觀點看社區治理
  • 從技術觀點看社區治理
  • 從法律觀點看社區治理

資產管理

  • 成員退出
  • 提案類別
  • 資金流向

** 大聲感謝James Waugh, Cooper Turley, Eva Beylin, Drew Harding, Garret MacDonald, James Young and Alex Masmej 協助撰文與編輯。

前言

DAO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是一種原生於加密貨幣的組織,使人們得以遠程協調資金、勞動力、時間以及社會資本的調度。DAO 的治理是去中心化的,其全部的資本與資產皆以智能合約於鏈上管理。DAO 裡沒有董事會,也沒有任何中央化控制的制度。DAO 協調了加密貨幣系統裡那些軟性的、面向人類的組件:錢財、社會資本、名譽、關注。DAO 利用群眾共識的機制賦權於每一個參與的個體,因此本質上 DAO 是一種政治的工具。

2016 年,”The DAO” 被創立了。”The DAO” 是以太坊史上第一個大型的去中心化應用,也是以太坊社區首次藉由 DAO 進行協調、組織。儘管未能大規模運行,”The DAO” 攫獲了一整代人的心。在 The DAO 攻擊事件後,Aragon 與 DAOStack 等項目持續努力將 DAO 普及化。這些項目舉著火炬,確保 DAO 持續被整個以太坊社區關注。

2019 年年初,MolochDAO 創立,人們對 DAO 的興趣再度興起,並對 MolochDAO 進行分岔成立了 MetaCartel DAO (用於研究與開發)、Yang DAO (用於政治運動)、Orochi DAO (用於贊助活動)、The LAO (由公司包裹的 DAO) 以及 Marketing DAO (用於行銷、品牌)。以太坊的社區精神從一開始就對 DAO 有極大興趣,並催生 DAO 與 DAO 之間的高度相容性。正如同 1976 年Whitfield Diffie、Martin Hellman 與 Ralph Merkle 公開發表的非對稱式密碼學帶領整個研究領域走進大眾的視野、激發了一整代人無數的想像一樣,”The DAO” 與 MolochDAO 的哲學與精神有可能漣漪般地影響人類未來幾十年。MetaCartel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很榮幸能為 Web3 開疆擴土。

致謝

在此感謝所有曾經支持過 MetaCartel 社區的老朋友、新朋友們,以及 MetaCartel DAO 的成員和所有 Telegram 聊天室裡的成員。唯有你們的協助,我們才能有如此成果。同時感謝所有為 MCV 付出努力的同志們,包括帶領團隊開發 Moloch v2 智能合約的 Ameen Soleimani、主導法律創新的 Gabriel Shapiro、作為影子內閣的 Ross Campbell、走在前方探路的 James Duncan,以及為 MCV 付出各種努力的 James Waugh、Cooper Turley、Eva Beylin、Drew Harding、Garrett MacDonald、James Young 以及 Alex Masmej。是你們讓這個項目成真。我們堅信:如果你想走得更快,请独自前往;如果你想走得更远,请携手前行。

** 錯字:has driven compatibility and interested around DAOs


背景

MetaCartel 社區於 2018 年 9 月創立,當時的目的是設計出支持元交易 (meta transaction) 的技術,其允許使用者不需持有以太幣即能與以太坊上的 DApp 交互。這個社區的成員來自各方:Universal Logins、Gnosis、Status.im、ChronoLogic、SpankChain、Shipl、ENS、Argent 以及ETHWorks,他們以視頻研討與舉辦線下工作坊的方式針對元交易提出標準化的技術規格,並解決了相關的加密經濟學研究問題 (詳情見 Github: Harbour MVP)。2018 年年末,TabooKey 對 relay collision 難題作出了突破性的研究 (詳情見 EIP-1613)。MetaCartel 社區接著合作開發出 Gas Station Network,其為一個由 gas 中繼節點構成的去中心化網路。此項目後來自 MetaCartel 社區分拆出去,成為 Gas Station Network Alliance。

自 2019 年年初 Gas Station Network Alliance 分拆後,MetaCartel 演變成一個致力於驅動使用者體驗創新以及找尋新的以太坊應用案例的社區。2、3 月時,MetaCartel 的社區試圖成立一個 DApp 孵化器。4 月初時,此想法進一步轉變成 MetaCartel DAO 的雛形,並以 MolochDAO 的首次分岔著稱。MetaCartel DAO 旨在成為一個加密生態圈投資基金,資助開發加密貨幣新用例、發展加密貨幣原生商業模型的項目。

MetaCartel DAO 的智能合約於 6 月 5 日部署於以太坊主網上,初始投資方包括 Matic Network、NuCypher、SpankChain、Gnosis、AdEx、The Graph、Abridged、Odyssey、Giveth,以及 10 餘位獨立投資人。自 7 月開始, MetaCartel DAO 以募資超過 1,100 以太幣,並對至少十三個項目投資總計 44,450 美元,項目內容包括 NFT 會議售票、DAO 聲譽系統、基於 DeFi 的 DApp 商業模型、以及用於組織 meetspace 活動的 DAO 等。(** 錯字:meatspace events) MetaCartel 集合超過 60位 DAO 成員與超過 800 位社區成員的力量,以及過去開發 DApp、研究 DAO 的經驗,成立 MetaCartel Ventures (MCV)。由 SpankHouse 孵化,MCV 旨在深化 MetaCartel 社區的貢獻,推動以太坊 DApp 生態圈與 Web3 的發展。

我們將在本文中探討 MetaCartel Ventures 的核心思想:一個結合盈利性投資資金 DAO 與法律實體的組織。這是 MetaCartel 獨創的一齣加密無政府之舞。


簡介

MCV 是一個營利型的 DAO,由MetaCartel 社區發起,目的是投資早期 DApp 項目。MCV 採用社區主導的會員結構,提供基進參與機制與極高彈性,傳統風險投資基金模型無可比擬。

DAO 的指定投資人就是 DAO 的會員。這些會員將負責尋找項目、盡職調查、提案、表決。新會員的加入必須經現有會員篩選、許可,而會員的退出則是完全無需許可,而退出的會員能立刻獲得等同股份占比的 DAO 資產。MCV 創始會員包含以太坊社區裡受信任的項目創始人、開發人員、投資人、MetaCartel 社區會員等。

MCV 由程序和法律搭配組成,其合法商業實體與部署在以太坊主網上的智能合約程序與代幣技術緊密結合。MCV 的技術部份將包含一組 Moloch v2 的智能合約標準,而法律部分則由一家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 (Delaware LLC) 組成,由MCV 會員所管理,並受《魔法書》 (Grimoire; MCV 的有限責任公司同意書) 以及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法所規範。這種將區塊鏈技術與法律配對來強化人類組織的哲學在ZAP (ZeroLaw org-Augmentation Protocol) 白皮書中有詳細解釋。

為什麼使用 DAO?

我們皆受 DAO 的哲學深深吸引,但我們對其始終缺乏掌握。DAO 的未來撲朔迷離,而我們相信唯有頭前腳後投身於混亂之中才能摸索出 DAO 的未來之路。MCV 的故事將由其會員形塑,任何想加入的會員必須認識到此項目的高度實驗性。MCV 的組織與協調方法將依循 DAO 的精神,而非傳統階層化的組織架構,原因包括:

  • 多元的盡職調查:MCV 將因為其會員組合具備 DApp 開發、公司創辦、項目投資等多元背景而擁有獨特的投資洞見。
  • 分散式決策:MCV 的會員管理、投資決策與資產將由其會員全權管理。此特性與傳統 VC 大相徑庭,後者由代表 VC 的一小群專家負責投資管理,而有限合夥人往往是被動的、非專業的,很少過問投資決策。
  • 激勵新項目之發掘與集聚:MCV 的會員將因 DAO 的組織特性而能同心協力尋找獨家的潛在投資項目、資源、洞見,幫助 DAO 定位其投資方向。因為 DAO 能以高效率協調加密系統裡的資金、社會資本、名譽、關注等多個層面,使 MCV 能有效的、大規模的捕獲以太坊生態系裡的早期投資機會。
  • 低參與風險:每一個 MCV 的會員都能利用 MCV 的「怒退機制」隨時離開 DAO,並帶走等同股份占比的 DAO 資產。這樣的機制保護 MCV 會員不受惡意多數的治理困境所威脅,也屏除了傳統法律模式為保護少數而設計的信託責任。

權衡分析

在考慮 DAO 的優勢後,接著考慮這些優勢背後隨之而來的權衡因素,包含:

  • 資產管理:因為 MCV 會員具有能夠隨時帶著經濟利益離開組織的機制,MCV 的管理機制不能如法炮製傳統避險基金或風險投資基金的模式。這些傳統機構有資金鎖定期與贖回期的設計,而 MCV 沒有。
  • 多數決的決策模式:因為 MCV 的多數決表決機制與隨時存在會員怒退的可能,導致與多數共識相衝突、充滿爭議的提案將難以被表決通過。

Meta Cartel 的定位

MetaCartel 的社區自 2018 年 9 月起發起,至今透過其散佈之 meme 而在以太坊社區裡有極大名聲。本社區由超過 800 名的開發人員與公司創始人等構成,並已協助創立多個 DAO,因此特別適合協助 MCV 之創立。

社區

自發起以來,MetaCartel 始終強調社區的重要性,並投入極大資源於社區營造、內容生產,以及分享生態系統的相關知識。自發起以來 MetaCartel 已完成:

  • 主持超過 30 場線上社區視頻會議,討論技術研究問題、工作小組議程、開發主題等。
  • 主持超過 20 場線下的見面會,地點遍佈全球、各大以太坊社區會議,包括舊金山、柏林、布拉格、丹佛、巴黎、紐約、大阪。
  • 錄製並主持超過 26 場名為 Wizard of Dapps的每週廣播節目,並釋出超過 30 份的週報。
  • 於2019柏林區塊鏈週主持首次 Demo Day 會議,聚焦在 DApp,超過 200 名社區成員參加。

MetaCartel 以其獨一無二的定位吸引了多名經驗豐富的技術開發人員、產品開發人員與早期項目加入其社區。

補助金 DAO

2019 年 7 月,MetaCartel 發起了以太坊社區裡第一個針對 DApp 的補助金計畫,專注於資助、協助團隊開發最小化可行 DApps (minimum viable DApps),並促使社區進一步探討新的加密貨幣應用情境和原生於加密貨幣系統的商業模型。MetaCartel 已達成:

  • 資助超過 13 個項目,內容包括:NFT 會議售票 (Mintbase)、DAO 基礎建設 (PocketMoloch, DAOHaus)、DAO 名譽系統 (Pepper4D)、基於 DeFi 的商業模式 (rDAI)、智能合約自動化 (Gelato Finance)、用於協調活動贊助的 DAO (Orochi DAO) 等。
  • 協助項目獲得前導研究機會、客戶及合作夥伴。

憑藉以上協助項目發展的紀錄,MCV 將能發掘並吸引高潛力的早期投資機會。

“從必要的事開始做;然後再做那些可行的事;然後突然你會發現你已經在做那些不可能的事。” — 聖方濟


市場機會

MCV 的投資方向將由其 DAO 會員持續的、動態的決定,而初始投資方向則定為以太坊的應用層,考量到以太坊是業界領先的智能合約生態系。

以太坊 DApp 顯示產品-市場匹配的早期跡象

  • DeFi 協定:2019 年,Defi 領域出現早期的產品-市場匹配,由市場鎖定總價值從2018年12月的一億六千萬美金成長至2019年12月的六億五千萬左右。1/3 的鎖定總價值增長來自 Compound,其鎖定總價值從2018年10月的十萬美金成長至2019年10月的一億兩千五百萬。
  • Defi 介面:為模組化 DeFi DApps 以及代幣系統提供友善使用者介面的產品越來越受到市場歡迎。以 InstaDapp 為例,其於4個月內協助四千四百萬美金從 MakerDAO 介面轉移至 Compound。
  • 代幣化市場:代幣化市場擴展供給市場的能力開始受到肯定,例如 NexusMutual以智能合約為基礎建立保險市場,於2019年5月創立,並聯合曲線 (bonding curve) 的模式獲取一萬以太幣,如今已為價值超過70萬美金的智能合約提供保險。
  • NFT 市場:Web3 遊戲產品也日漸受到歡迎,以 OpenSea 為例,其市場上月銷售總量已超過一百八十萬美金。
  • 加密原生遊戲:Gods Unchained 的集換式遊戲卡片在過去十八個月以來營收超過六百二十萬美金,其 NFT 交易總量超過以太坊主網 ERC-20 代幣的交易總量,規模超過 Crypto-kitties。

** 錯字:over over

  • 新的遊戲商業模式:許多其他的加密遊戲如法炮製,發佈前銷售額在一萬五千美金到八萬八千美金不等。數字藝術畫廊 KnownOrigin的每月經常性收入穩定在四千到五千美金,而 SuperRare 等相似的畫廊產品已開始經手超過一萬五千美金的銷售,總體市場則每月成長 10%。

預測

MetaCartel 相信這些市場只會持續增長,並以以太坊應用層為主。當更多項目找到可行市場、找到突破性商業模式、製造創新的使用者體驗,我們相信以太坊應用層將成為風險投資聚焦的主要生態圈。

一個尚未成熟但快速成長的投資環境

2019 年第四季,超過一千一百萬美金的早期資金投入 DeFi 與加密遊戲,著名項目包括:

  • Zerion 獲種子基金兩百萬美金 (十二月)
  • Axie Infinity 獲種子基金一百五十萬美金 (十一月)
  • OpenSea 獲種子基金兩百一十萬美金 (十一月)
  • InstaDApp 獲種子基金兩百四十萬美金 (十月)
  • Nuo Network 募資三百萬美金作為 Juno 產品開發 (十月)

** 錯字:OpenSea $2.1 Round

儘管資金量增加,幣圈投資人依舊缺乏 DApps 與代幣系統等早期投資項目的相關數據,歸咎其原因,是因為這些項目開發週期很長、對法律諮詢的依賴性高。

預測

MetaCartel 相信以太坊生態系裡的 DApp 和 Web3 項目開發人員對于早期投資機會有優越的資訊取得渠道和營運洞見。搭配相關投資經驗,MetaCartel 將能夠發掘其他投資人無法察覺的高潛力早期投資機會。

** 錯字:缺句點。

超級資本主義的新實驗性項目

DApp 技術的發展促成越來越多高潛力、加密原生的實驗性項目,並且原生於加密生態系的 DAO 能夠直接參與。作為加密原生的社區,MetaCartel 處於極佳的位置,能協助、激勵這些實驗性項目,並且因這些項目的成長而獲利,獲利方式例如:

  • 對未上市資產作場外交易
  • 對 Betoken、Melonport 等投資基金
  • 提供加密遊戲隊伍贊助 (例如:Cheeze Wizards 的遊戲獎金高達十萬美金)
  • 投資數字資產 (例如:Unisocks 和數字藝術)
  • 購買 ISA (收入共享協議) 和個人代幣 (individual token)
  • 對社區提供投資、對其他 DAO 提供種子基金

預測

MetaCartel 相信我們即將見到一種高盈利的、加密原生的資產類別出現在市場上。

“人類的下一個大發明一開始將看起來像玩具” — Chris Dixon


《魔法書》 (Grimoire)

MCV 將會是一家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在法律層面上包含兩個部分:

  • 《魔法書》,即MCV 的有限責任公司同意書,為具有法律效力、公司成員自願簽署的協議
  • 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法,為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的組建和存續提供相關法律框架

《魔法書》代表 MCV 成員簽署的協議,而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法則為該協議提供了如何撰寫與詮釋的法律框架。透過有限責任公司實體,MCV 將能夠締結法律契約、參與投資機會,其成員僅對 DAO 的資產來向公司債權人承擔債務責任;登記法律實體也能夠成為 MCV 的成員和參與 MCV DAO 股份的發行。

與一般有限責任公司不同,《魔法書》允許 MCV 的治理架構與 Moloch DAO v2 智能合約緊密結合。因此,當某人依照鏈上規範的程序向 MCV 智能合約購置其DAO的股份,該某人將自動、合法成為 MCV 公司的成員,其權利與義務由《魔法書》和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所規範。

重要事項:本文對《魔法書》、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法的總結,以及對任何其他法律條文的引述等並非完整,並且可能隨著後續發展而改變。本文的效力由《魔法書》全文和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法所賦予。如果本文之總結與原文條例相衝突,則以原文條例為準。閱讀本文之前請先參閱本文末的免責聲明。

《魔法書》的宗旨

MCV 的目標是幫助 DAO 實現公開、高彈性、可持續的成員參與機制,使成員有權利參與 DAO 的管理,包含投資決策、資產管理決策、成員入會決策等。這些目標本質上並不相容:如果 MCV 的參與機制太快的公開,則其社區將可能演變為傳統的領導者/追隨者架構,或演變為失能的派系結構而組織碎片化。若 MCV 的參與機制過於僵硬,則將錯失社區營造的良機。MCV 將對社會、法律、技術等因素全面審慎評估,來維持動態連續的組織平衡。

從社會觀點看社區治理

儘管 MCV 的募資與資產管理決策將於鏈上進行,對其餘決策之社區共識達成將於群聊、視頻、見面會議等鏈下管道進行。這些交互將幫助成員對想法、倡議和價值進行評估和進一步發展,直到成員準備好提交正式提案、進入表決程序。一如加密龐克精神所倡導的「不要信任,去驗證」,MCV DAO 的文化倡導的是個人責任。我們預期每一個 DAO 的成員將扮演積極主動的社區角色,隨時保持對 DAO 的所有發展與進度完全知情。因此,所有 DAO 的成員將同時是有限責任公司的成員代表/管理成員,對公司的經濟、資訊及治理有完整權限。 MCV DAO 裡有三種主要的成員類別,任何一個成員在任何一個時間皆依其活動屬性、活躍程度被歸類為三種成員類別之一。

** 錯字:they a formal proposals submitted to a vote of the members

** 錯字:at a given time

魔法師 (Mages)

魔法師將積極參與 MCV 的各種管理工作,包括發掘投資機會、項目盡職調查、資產管理等。所有非合格投資人的 DAO 成員將自動成為魔法師,若某名魔法師沒有盡到其應盡的管理責任,社區將發動成員開除程序,開除該魔法師 (詳見下文之成員開除程序)。

你可以想像:魔法師積極的研究魔法,並在戰場上將魔法知識付諸實踐,與其他近戰和遠距的夥伴肩並肩作戰、來回穿梭、施展強大的法術、提供戰場指揮官戰術建議。

哥布林 (Goblins)

哥布林將享有與魔法師的相同權限與權力,但可以選擇不行使該權限與權力。哥布林同樣有被 DAO 社區開除之可能,但哥布林並不會因為缺乏活躍社區參與而被社區考慮開除。基於法律的原因,哥布林必須是合格投資人。哥布林可以隨時在哥布林和魔法師之間作任意的角色轉換。

你可以想像:哥布林有權選擇活在陰影中、躲在其發霉的地下金庫裡。然而,在任何時候,哥布林可能為獲取新知而躁動不安、研究魔法,而穿上法袍開始努力工作。

召喚師 (Summoners)

召喚師將負責代表魔法師處理魔法師批准、指導、監督之法律、財務、協調等方面之工作。這些召喚師不一定要是 MCV 成員。召喚師之工作包括但不限於:(** 錯字:not need not be)

  • 協調
  • 確保 DAO 成員掌握提案信息
  • 維持 DAO 成員的參與度標準
  • 針對參與度不符標準的成員啟動或鼓勵執行怒踢機制
  • 維護通知機制以確保 DAO 成員知悉並參與即將進行表決的提案
  • 代表 DAO 簽署經成員核准的法律合約
  • 代表 DAO 針對 DAO 名下的鏈下資金/資產執行經成員核准的管理行為
  • 代表 DAO 雇用會計師、律師等外部服務提供者
  • 協調 DAO 的公關
  • 針對 DAO 的鏈下財產做登記等行為

召喚師們的參與激勵來自 DAO 創立成員所談判、制定的費用,以及以服務換取 DAO 的支付用代幣 (或等值現金) 來避免積累任何長期負債。

你可以想像:召喚師團隊由一群混亂中立、將個人自由擺在首位的傭兵和海盜所組成,為黃金和榮耀而戰,追逐賞金,為偶然現世的巨龍踏上征途。他們輔助魔法師的工作,並提供運營上的額外協助。

從技術觀點看社區治理

Moloch DAO v2 智能合約標準與 MCV 治理目標非常相容,原因如下:

成員加入需許可

MCV 新成員加入需現有成員表決通過,反映現有成員的集體智慧。新候選成員必須由一位現任成員背書,並經過文化契合、技能契合、法規合規等內部評估程序,才會進入提案提交和表決程序。

成員存續需社區許可

現成員如果希望保持其成員身份,需要完全獲得 DAO 經濟多數派(Economic majority)的同意(即:保證 DAO 在集體利益上的一致性)。任何一名成員在任何時候都能以提案方式提議將另一名成員踢出 DAO 。如果該提案獲得多數票通過,該成員將失去其名下的 MCV 股份和治理權利,同時獲得相應比例的 MCV 支付用代幣以及 MCV 財產請求權。

MCV 股份,儘管看似一種代幣,實際上是以太坊合約裡的紀錄,不可轉讓。另外,除非符合特殊情形,否則《魔法書》禁止成員將擁有 MCV 股份的以太坊地址的私鑰分享給其他人。特殊情形例如:成員過世,需轉讓股份;股份由一個婚姻中的伴侶共有,而該婚姻面臨終結等。

成員自行退出不需許可

Moloch DAO v2 智能合約體現了密碼龐克「選擇參加 (opt-in)」與「自主權」精神:從 DAO 退出既簡單、無需信任、又幾乎無經濟風險。MCV 成員在任何時候都能通過『怒退』機制將他在 DAO 中所持有的全部或部分股份,遵循《魔法書》的規範無條件地贖回 MCV 財產中其享有的等值支付代幣和申索代幣。

從法律觀點看社區治理

為了專注在社區治理,並以營利為目的投資以太坊生態圈項目,MCV 做出相當數量的法律架構決定,摘要如下:

《魔法書》— 附條件的代碼順從原則

總結來說,《魔法書》背後的信仰是:用來處理治理問題的傳統法律機制可以透過 MolochDAO 智能合約等最小化交易成本和執行風險的區塊鏈技術達到大幅優化、流水線化,甚至可以被取代。過去許多 DAO 項目兜售「代碼即法律」的說法,完全拋棄法律架構,企圖將所有法律途徑以運行軟件來取代。我們相信持續使用法律架構,但對其進行修正,在適當情形下選擇順從軟件運行的結果,是更加恰當的作法。這個方法我們稱作「附條件的代碼順從原則」。

舉例來說,傳統組織通常在「如何提供成員公平退出通道」的問題上掙扎。許多有限責任公司的協議書表明,當一個成員退出組織,該成員有權得到其權益之公平市場價值,等同是有限責任公司將成員權益購回,並因此需要確立一個公平的價格。

然而,公平市場價值是一個模糊邏輯 (fuzzy logic) 的概念。按照區塊鏈的行話來說就是,能夠用來對私人控股公司中非流動性成員權益的價值作即時定價的市場價格來源 (market-based price feed) 和價格預言機 (price oracle) 並不存在。

傳統上,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是利用有限責任公司的協議書或是其他適用的合約通知、談判與仲裁程序以及估價標準來決定何謂公平市場價值。這些條款可能存在模糊地帶,導致爭議的發生,此時欲退出的成員將被捲入法律訴訟,甚至是漫長的法律鬥爭,直到共識達成、公平市場價值確立、成員權益款項完成交付為止。

相比而言,由於 Moloch DAO v2 智能合約提供了高度彈性與自由度,因此不再需要這種複雜且容易引起訴訟的合同機制來確保成員獲得公平的退出通道;利用 Moloch DAO v2,退出的成員能夠立刻且去信任的獲得 DAO 名下各類資產中成員權益佔比總和的等值代幣。關於更多法律細節請參閱下文「成員的辭職與開除」;關於技術實現細節請參閱下文「資產管理」。

以下,我們將見到其他能夠展現代碼順從原則和其他 MCV 特色的案例。想要深入了解箇中細節的讀者可以參閱完整《魔法書》 (待其出版後)。

《魔法書》— 成員權益概述

魔法師與哥布林都能夠通過鏈上的函數與 MCV 的 Moloch.sol 智能合約去信任的互動,完成以下動作:

  • 提交 DAO 提案
  • 向 DAO 提案投票
  • 怒退,並立刻獲得 DAO 名下各類資產中其權益佔比之總和 (參閱下文)

另外,每個成員皆享有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法中成員代表的全部權利,包括知曉所有成員身份的權利、獲得公司所有活動資訊的權利,以及參與公司管理、規劃、決策、和日常運作的權利。

《魔法書》— 表決標準

提案分為兩種:普通提案與特殊提案。

  • 普通提案:涵蓋成員加入、成員開除、向外部服務商支付費用的提案、投資的提案等。所有普通提案皆由 MCV Moloch.sol 智能和約在鏈上完成協調。任何普通提案需由一名現有成員支持,但任何人都能夠提交提案。提案表決採多數決,並且不存在法定人數的限制。參閱下文「資產管理」來深度了解普通提案的類別。
  • 特殊提案:涵蓋無法純粹在鏈上獲得解決的元規則 (meta-rule)。如果一個特殊提案被提交上鏈並且在缺乏必要法律手續的情形下獲得通過,則該提案將為無效提案,並且負責該提案的相關成員將被開除。特殊提案需要至少 69% 的現有成員股份支持才能獲得通過。特殊提案的例子包括:任何對《魔法書》做實質修訂的提案 (指定例外除外);將 MCV 名下超過 50% 的投資資產售予第三方;將 MCV 以有限責任公司的型態與另一個商業實體進行合併;收購另一個商業實體或組織的多數資產或是股份;發起或參與法律訴訟。

《魔法書》— 成員加入

成員加入程序取決於 MolochDAO 實作的鏈上機制。在完成提案上鏈和成員表決通過後,候選成員將順利成為 DAO 的成員,並於 Moloch.sol 合約中獲得提案中明定的股份。每一個 DAO 的股份代表一定比例的有限責任公司成員權益。候選成員也必須在提案前或表決後完成一些必要的法律程序,例如對《魔法書》或是加入協議書作電子簽名;不遵守這些法律程序的新成員將受到開除。

注意:就技術上來說,MolochDAO v2 智能合約可以實作不按比例的投票權和股份佔比。為了達到法律上和運營上的簡潔性和預測性,初版的 MCV 將不會實作這樣的功能,並將這個修改《魔法書》的決定留給未來成員進行提案表決。

《魔法書》— 成員的辭職與開除

任何時候,成員都能啟動怒退機制從 DAO 辭職,而成員也可能經表決通過後被開除。在這兩個情形中,以太坊區塊鏈上智能合約裡對應的函數將被呼叫,觸發在鏈上重新分配 DAO 公會銀行裡的代幣予會員的以太坊地址。被重新分配的代幣代表的是退出成員名下的成員權益。一般情形下,退出成員將獲得以下兩種資產:

  • 怒退代幣:可以被自由交易的支付用代幣,例如 ETH 或是 DAI;
  • 怒退申索:不可轉移的、個人的、經濟上的代幣,代表該成員有權索取之 DAO 名下能創造營收的資產的的比例,於成員退出時進行計算。

《魔法書》規定,所有成員皆同意怒退代幣與怒退申索所代表的即是退出成員的成員權益之公平市場價值,並且任何退出成員在任何情形下皆不能質疑該價值。

以傳統有限責任公司的模式為類比,上述規則就有好比:一名持有公司 5%成員權益的成員,能夠在任何時候選擇退出公司,同時放棄所有治理權利,並獲得公司名下 5% 的現金、現金等價物、以及能享有公司當下創造營收的資產之未來利潤的 5% 的持續性權利。

這與有限責任公司對成員之非預期死亡的處理方法非常類似:已故成員的權益將被轉換成一種純粹的、不可轉移的經濟利益,不包含其他成員權利和治理權利,但可以被成員的後代繼承,並且過程中不會造成任何公司治理上的混亂。

《魔法書》— 魔法師的義務

非證券法核准之合格投資者的 DAO 成員,必須擁有相關的管理技能,並且擔任 MCV 內之管理職,即滿足魔法師之角色職責。這些 DAO 成員必須在 DAO 的營運上擔任普通合夥人的角色。他們並不追求被動的投資回報,而是主動參與合作事項、與其他魔法師共同管理 DAO 名下資產。魔法師的角色職責包括但不限:

  • 在 DAO 的 Telegram 群聊等通訊管道裡實質參與討論
  • 對所有實質的 DAO 提案進行小心的審核、討論與表決,每月至少進行投票一次
  • 每年與所有其他魔法師於現實或線上見面一次
  • 主動參與、協助辦理 DAO 工作事項:
  • 對項目進行技術上的盡職調查
  • 對潛在投資項目進行面試
  • 對投資機會提供個人洞見和分析
  • 與其他成員共同協調、協助投資機會
  • 協助、贊助有潛力的新成員加入 DAO
  • 協助辦理有價值的 DAO 活動
  • 提供其他 DAO 成員人脈資源,或者介紹特定投資機會 (在無執照情形下不能擔任經紀人或顧問的角色)

DAO 將實作一個名譽系統來追蹤、評估各魔法師的表現、職責與對 DAO 的貢獻。如果因為個人因素必須暫離崗位,魔法師可以指派一名成員代理其治理職責。否則,不活躍的或是沒有足夠貢獻的魔法師將會被 DAO 怒踢而退出 DAO;如果該魔法師是合格投資者,則可能會在治理權利上被降級為哥布林,被丟回其發霉的地下金庫裡。

另外,我們也預期作為強制性魔法師 (非合格投資者) 的成員在 DAO 裡佔相對少數。如果這群魔法師在數量上過度增長,可能導致每名魔法師無法完全盡到其治理職責。隨著時間推演,MCV 的鏈下溝通管道和信息渠道持續改善,我們預期強制性魔法師的數量上限會得到提升,而不危害成員參與和治理的品質。

《魔法書》— 成員的責任

廣義上來說,在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法的規定下公司成員只承擔有限責任,不對公司債務承擔超過其出資的個人責任。儘管如此,並考慮到去信任的怒踢機制,MCV 的成員應該保持資產遠多於債務的狀態。

在以下情形裡,有限責任的保障並不適用:成員未經 MCV 提案通過之授權而擅自採取行動 (例如擅自簽署未來代幣簡單協議(SAFT))、成員採取非法行動、成員漠視 DAO 與 LLC 之分離性 (例如將 DAO 的公會銀行當作個人銀行帳戶使用,反覆的進行資金進出、加入與退出 DAO )

《魔法書》— 信託責任與賠償權

傳統上來說 (並非總是如此),有限責任公司的非管理成員受到信託責任的保護 - 公司的管理成員必須代表不參與管理的成員進行財產管理。倘若違反信任,權益受到侵害的成員可以用破壞信託責任和不當管理的名義控告公司的管理成員。這樣的情形可以發生在有限責任公司裡,也可以發生在所有合夥人共享同樣信息的普通合夥裡。然而,信託責任是個模糊的標準,常常被錯置,甚至發生在傳統公司法架構下和更加量身定制的協議之下的談判過程中。

與 Moloch DAO 將公司法現代化的精神一致,我們相信自由退出的機制是終極的少數股東權益保護機制;於是,在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法的允許之下,所有信託責任的規範在《魔法書》裡皆被免除。因此,DAO 的成員將如同預期的主動參與 DAO 的事務,倘若對經濟多數成員的管理決定不滿則主動怒退。特拉華州有限責任公司法所規定的不可豁免之誠信善意與公平交易原則則持續有效,要求成員誠信與公平的實踐《魔法書》的條款。

與 Moloch DAO 所提倡的個人主義、簡約設計哲學一致,沒有任何成員或管理人能享有對公司或者其他成員的要求賠償權。除非有獲 DAO 成員通過之具約束力的提案特另訂之,否則每位成員或管理人將對其與 DAO 互動過程裡所招致的債務負完全責任。

證券法相關問題 - MCV 收購其他發行商之證券 / MCV 的合格投資人狀態

MCV 旨在參與包括加密代幣 (不一定是證券)、未來股權簡單協議 (SAFE)、未來代幣簡單協議 (SAFT)、收入分成協議和其他債券、證券等投資機會。由於許多項目仰賴 Regulation D Rule 506(c)(3) 提供的證券註冊豁免規則 (即要求所有參與的投資人皆為合格投資人),MCV 因此必須在 Regulation D 之適用標準下被認可為合格投資人。MCV 有兩種方法可以成為合格投資人:MCV 成員皆為合格投資人 (通過 Regulation D Rule 501 之淨資產或收入測試),或是 MCV 名下資產超過 5 百萬美元。

這代表 MCV 初始成員將僅限通過合格投資人測試之個人,其名下資產超過 1 百萬美元,或者與配偶名下共同資產超過 1 百萬美元,或者其近兩年之年收入超過 20 萬美元,或者與配偶近兩年之年收入總和超過 30 萬美元並預期在同年度達到相同收入水平。只有在 MCV 名下管理之資產超過 5 百萬美元之後,非合格投資人的個人才有機會成為 MCV 成員 (魔法師),而不會衝擊 MCV 投資項目之自由度。

證券法相關問題 - MCV 發行 MCV 股份 / MCV 的合格投資人狀態

當 MCV 發行成員權益予其成員,必須確保該交易為註冊之交易,或者符合適用證券法之 Rule 506(c) 的註冊豁免規則。

由於 MCV 成員具有高度的管理與信息共享權限,再加上 MCV 的規模較小,MCV 為了滿足證券法之要求,可能並有意成為普通合夥企業。因此,MCV 之成員權益在美國聯邦證券法規定下可能不會被歸類為證券。“The general rule [eg. presumption -ed. .] is that units in general partnerships are not investment contracts and therefore not securities...” (Shiner, 268 F.Supp.2d at 1340). 更有甚者,基於 MCV 之不可轉移的成員權益、能隨時自由退出的激進權利、以及成員間極少的信息不對稱,MCV 之成員權益在證券法規定下所涉及之組織政策考量可能不如傳統證券交易那樣強烈。然而,因為 MCV 希望鼓勵成員廣泛使用上述權利,並期許成為高質量治理與合法合規之楷模,MCV 更進一步假設其成員權益可以被視為證券,並要求所有成員權益相關之交易與美國聯邦證券法合規。

儘管 MCV 可以選擇任何一種證券法合規的策略,目前預期以如下方式運作:

  • 符合 Regulation D Rule 501 (a) 之近資產或收入測試的合格投資人,可以依據 Rule 506(c) 選擇成為魔法師或哥布林。
  • 有能力且有意願以魔法師身份參與,並因此成為 MCV 之普通合夥人的個人,可以成為魔法師,並且可以在履行其治理責任之條件下無限期維持其魔法師的身份。在如此情形下,其成員權益不被歸類為證券;若被歸類為證券,則該交易將被豁免,乃因魔法師符合普通合夥人之規定,因此在 Regulation D Rule 501(a)(4) 規定下可作為合格投資人,又或者該交易在 Rule 701 規定下可以被豁免。

稅法相關問題

MCV 之有限責任公司將以美國合夥企業的狀態報稅,因此成員必須繳稅,公司本身則不繳納任何稅款。因此,每位成員按其公司股份比例的收益和損失機會被成報為該成員該年之個人收入或損失。魔法師們將負責確保公司每年聘請會計師為每一位成員準備 Schedule K-1 表格紀錄該成員該年之公司收益與損失份額。魔法師們也將負責確保每年向 IRS 提交 Schedule K-1 表格。作為加入 MCV 過程的一個步驟,每位成員將依規定提交 W-9 表格或 W-8BEN 表格,以確保該成員豁免於 DAO 資金分配的備用預扣稅。


資產管理

OpenLaw 的一篇博文裡仔細描述了 Moloch v1 和 Moloch v2 智能合約之間的差異,包括支援多種代幣、資產的功能。

MCV 的設計理念在於讓 DAO 智能合約於鏈上進行大部分的資產管理工作,藉此減少行政成本。技術上的核心元件如下:

  • 公會銀行:DAO 智能合約 (GuildBank.sol) 管理了 DAO 的代幣。這些資金可以用於項目投資、支付服務提供商、或是作為提供給怒退或開除成員的贖回資金。
  • 申索代幣:申索代幣合約 (ERC-1843) 可以將申索配置於該合約之未來收入 (以特定 ERC-20 代幣計價)。這樣的合約讓 DAO 能夠持有申索代幣,並且該代幣能夠代表創造收入的資產、非加密原生的資產 (例如還未通過合規的 SAFT),以及持有傳統公司的股份。
  • 鏈下資產:用來支付服務提供商的鏈下資產將存於有限責任公司的銀行帳戶,公司所有權細節由法律合同定之。

成員退出

若某位成員欲完整的或部分的退出 MCV,或許因為該成員想減少其 MCV 權益份額,或是該成員希望完全退出 MCV,又或者該成員被 MCV 其他成員投票開除,該成員必須放棄 DAO 股份並獲得全額的、相同佔比的 DAO 名下資產,並且此交易具終結性 (finality)。

(錯字:... must redeem(反了?) their membership interest in the DAO)

資產有兩種類別: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後者通常為可以被交易的加密代幣 (怒退代幣),或者創造收入之資產 (怒退索款)。

怒退代幣

怒退代幣於公會銀行中代幣資產之占比直接反映該成員擁有之 DAO 股份占比。這些代幣在贖回後可以立刻被交易,並且不再與 DAO 有任何合同權利關係。

怒退申索

怒退申索於公會銀行中申索資產之占比直接反映該成員擁有之 DAO 股份占比。雖然這些申索可能在成員退出時以多種不同代幣 (基於不同的 ClaimsToken.sol) 的形式存在,他們可以被當作是該成員遺留下的 DAO 權益,可以在 DAO 特定投資 (於成員退出時存在之 DAO 名下資產) 之未來收益中獲得一定比例的申索套餐。這些代幣/權利是不可轉移的,只屬於退出成員個人。

退出成員將沒有資格獲得 DAO 持有之其他公司的股份,也沒有對其他公司持有相關權利;退出成員所獲得的是申索 DAO 在持有其他公司的股份上獲得之收益的一定比例。

混合怒退代幣 / 怒退申索

針對未來代幣簡單協議 (SAFT) 的怒退申索有兩種履行方式:退出成員可以按其權益比例索取 SAFT 的退款 (在代幣發行失敗或是未達進度標準的情形下;例如請參閱 SEC 封存之 Blockstack SAFT 全文),或是按其權益比例索取成功發行後之加密代幣。在後者的情形下,退出成員可以在成功發行之加密代幣被匯入申索合約 (ClaimsContract) 後按比例贖回該種代幣 (若有閉鎖期的設定,則贖回將在代幣流通之後發生)。

怒退機制

如《魔法書》內文所述,成員可以在任何時候、完整的或部分的怒退 (自願退出 DAO),只要呼叫合約之怒退函數並傳入特定數量的成員股份。部分怒退 (partial RageQuit) 即成員股份之減少。完整怒退 (complete RageQuit) 即放棄成員資格。通常,怒退機制和怒踢機制將流暢的運作。然而,針對一些博弈論裡的邊緣情形,MolochDAO v2 作了如下設計決策:

由於從提案開始表決到提案被實施之間有兩週左右的延遲 (表決期一週、寬限期一週;寬限期期間對提案不滿的成員可以自由怒退),某成員能夠於表決時支持不利於其他成員之提案,並且即時怒退而不會被該提案實施後的後果波及。這代表沒有資格管理 MCV 資產的成員有辦法以提案表決方式間接影響資產之使用,而造成潛在的利益衝突和道德風險。因此,MolochDAO v2 合約規定,投票支持某提案的成員將在提案完全實施之前禁止退出 DAO。

另外,MolochDAO v2 智能合約之可靠性也仰賴了由第三方控制之外部 ERC-20 智能合約的可靠性,因此,我們必須隨時假設 MCV 智能合約所呼叫的外部合約可能是不受信任的,甚至是敵意的。例如,名列 DAO 公會銀行白名單的某代幣合約恰好將某名 DAO 的成員列於其黑名單中。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如果該成員想要怒退,呼叫怒退函數將導致 EVM 將交易回滾 (revert;即函數呼叫失敗)、回傳錯誤,因為公會銀行無法順利呼叫該代幣合約中的資金轉移函數、無法將怒退代幣轉移給被黑名單的該名成員。這導致該名 DAO 成員無法退出 DAO。為了應付這樣的情形,並且保護 MCV 賦予成員自由離去的權利,同時尊重第三方合約對 DAO 成員的可能限制 (例如基於特定法律原因),MolochDAO v2 新增了一個安全怒退 (SafeRageQuit) 的函數。若成員選擇呼叫安全怒退函數而不是怒退函數,則該成員可以適當的設定參數來選擇不呼叫某個第三方代幣合約之代幣,而依舊能夠收到所有該成員沒有被第三方合約黑名單的怒退代幣和怒退申索。(注:已推特 DM Ameen Soleimani,確認 SafeRageQuit 已自智能合約中移除)

提案類型

MolochDAO v2 智能合約裡設計了八種不同的提案類型,與 MolochDAO v1 智能合約的設計類似,皆必須通過表決期與寬限期。提案類型如下:

  • 成員加入提案:一份通過的成員加入提案透過發行 DAO 股份讓一名新成員加入 DAO。這些 DAO 股份賦予成員治理權利以及對公會銀行管理資產之申索。流程如下:
  • 在表決期和寬限期期間,DAO 申請入會者的納貢金由 Moloch.sol 智能合約代管
  • 當提案通過,該納貢金將從 Moloch.sol 智能合約移動至公會銀行,同時,一份不可轉移的成員權益將被鑄造並分配給新批准的 DAO 成員。
  • 除了分配 DAO 權益給新批准的 DAO 成員,提案也能選擇分配加密代幣給新成員。法律上來說,成員加入提案並非真正的公司合夥人加入提案,而是一種能夠讓成員因提供服務或財產而從 DAO 獲得相應支付的機制。
  • 成員開除 (公會踢出) 提案:任何成員可以在任何時候提交公會踢出提案 (guildKickProposal) 建議將另一名成員 (目標成員) 自 DAO 開除。如果該提案獲得足夠成員支持,則以下兩種情形之一將會發生:
  • 情形一:在所有處於表決期和寬限期的提案中,如果目標成員沒有投票支持任何一項提案,則目標成員直接被怒退而退出 DAO,效果如同該成員主動怒退 (該成員同時按其權益比例獲得怒退代幣和怒退申索)。
  • 情形二:在所有處於表決期和寬限期的提案中,如果目標成員已投票支持任何一項提案,則目標成員無法被立刻怒退 (以上述「投票支持某提案的成員將在提案完全實施之前禁止退出 DAO」之原因相同),該成員將被「關押」(jailed)。
  • 關押與怒踢 (注:怒踢 RageKick 似乎與公會踢出 guildKick 混用):與失去 DAO 股份的怒退不同,被關押的成員將把股份轉為掠奪權益 (loot),為不具備投票權的權益;關押期至多兩週,確保任何現有提案都能處理完畢,並且確保目標成員因受到其投票支持的提案實施所影響而能對自己投票的選擇負責。
  • 被關押之成員必須在所支持的提案通過表決期和寬限期之後才能被釋放,並且期間不能再參與任何提案之表決。基本上,被公會踢出並且被關押之成員已無法享有完整成員權益;其僅於關押期間握有按權益比例計算之怒退代幣和怒退申索。
  • 當所有相關提案皆處理完畢,任何成員都能針對被關押成員呼叫怒踢函數,或是被關押成員針對自身呼叫怒退函數。以上兩種行為皆會觸發怒退代幣和怒退申索之正確發放。
  • 在極少數情形下,被關押成員恰好名列特定怒退代幣合約的黑名單中,並且未即時安全怒退 (safeRageQuit; 兩週之內),該目標成員將需要紓困 (bailout) 才能自關押釋放。(注:若 safeRageQuit 已被移除,將如何改變此情形?)
  • 紓困 (Bailouts):紓困是一個保險機制,允許資金保管人在第三方智能合約造成之怒退代幣自動發放功能故障時,協助成員退出 DAO。
  • 當一名被公會踢出的成員關押過久 (超過兩週),並且其所支持的提案皆已處理完畢、未即時安全怒退時,可以被紓困。紓困使該目標成員的資金被移轉至一個多簽名智能合約,由多名受信任成員和/或召喚師持有鑰匙,功能類似於訴訟未決時的財產管理人、受託人。《魔法書》(以及基本禮節規範) 將要求這群受託人將相關怒退代幣和怒退申索發放給被紓困的目標成員。
  • 代幣白名單提案:一項通過的代幣白名單提案將會於 MCV 白名單中新增一種 ERC-20 代幣。此種提案決定了 DAO 能夠管理、投資、接受之代幣 (作為新成員納貢金) 種類。安全起見,任何將被 DAO 白名單的代幣合約都必須經過審慎的檢查,確認其資金轉移函數的設計和侷限不會阻礙、終止 DAO 的正常運作。
  • 投資提案:此種提案將依據 DAO 簽署之投資合同進行資金移轉。此時,DAO 將接收一種白名單代幣,並將其股份、白名單代幣或是任意組合之資金支付至一個特定地址。
  • 交易/場外交易提案:此種提案將以資產管理的目的同時支付和接收不同種代幣。
  • 補助金提案:此種提案為純資金輸出之提案,將 DAO 股份、白名單代幣或是任意組合之資金支付至一個特定地址。

投資資金流動

投資加密代幣 (以太坊主網 ERC-20 代幣)

DAO 可能透過與流動性提供商進行場外交易的方式,直接投資已於主網上線之 ERC-20 加密代幣,或者進行投資組合管理。如果此種提案通過表決,DAO 將接收該加密代幣 (稱為納貢金),同時公會銀行將以特定白名單的代幣或者 DAO 的成員權益 (注:用 DAO membership 做交易?) 作交易。

投資未來代幣簡單協議 (SAFT) 或者公司股票

DAO 投資公司股票或者創造營收的資產時,資金流動的方式與上述投資加密代幣雷同,不同的是 DAO 所接收的是公會銀行接受、代表該投資之申索合約的 ERC-20 代幣。

  1. 一名魔法師或一(多)名召喚師代表其他魔法師提交投資提案時,將於鏈上部署一個申索合約 (ClaimsToken.sol)。
  2. 接著,藉由提案,該申索合約之 ERC-20 代幣將被 DAO 白名單。
  3. 然後,一項投資提案將被提交,建議 DAO 接受該申索合約之代幣作為納貢金,並以特定白名單代幣或者 DAO 權益作交易。
  4. 倘若提案通過表決,公會銀行將接收相關申索合約之代幣,並將支付用的代幣或權益直接發放至目標應用、地址或合約,或者當相關法律程序尚未完成時,先交由魔法師或召喚師託管。

當所有法律程序完成時,魔法師或召喚師將把託管資金支付給賣家。

未來代幣簡單協議之等待期

如果投資標的為未來代幣簡單協議,則理論上在進行投資的時刻和目標代幣具流動性(包括鎖倉期結束)的時刻之間有尚未確定的等待期。此等待期可短可長,取決於投資條款的設計和/或隨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於此等待期間,怒退成員的怒退申索可以在未來代幣簡單協議轉換成該代幣之兌換權利、並且該代幣被發行商發送至申索合約時進行贖回。

股票帶來之收益

如果該項投資為非加密原生之股票或是債券,則當 DAO 完成合同簽署時投資交易即已是為完成。情形包括穩定發配股息之股票,或是長期保持非流動性的資產在流動性事件 (以股票來說為公司被收購或公司首次公開募股;以債券來說則是期滿)。

在所有上述情形裡,DAO 成員可能在投資尚未帶來收益時選擇怒退或是被怒踢。當此情形發生時,該退出成員將有權獲得與其權益正比之申索 (對未來收益之申索),藉此維護 MolochDAO v2 智能合約實現之少數股東權益保護機制。

在部分投資部位帶來極高收益的情形 (例如某個 DAO 投資組合中的公司被收購,為該投資部位帶來 20 倍收益) 之下,DAO 可能決定將該收益之一定比例售回 DAO。通常,這些收益會被存入 DAO 公會銀行裡,使所有已經退出的成員之怒退申索能夠順利贖回對應之收益;對此,DAO 可能決定將其收益進行再投資,並由魔法師和召喚師手動管理鏈下申索持有者 (即退出成員) 的怒退申索。(注:此句句型複雜,翻譯的比較沒有信心。原文:While usually, future revenue of a corresponding claims token contract are deposited so that all exited DAO members with RageClaims are able to realise the same financial gain, the DAO may decide to re-invest its entitled share of profits back into the DAO and manage the distribution of Rage Claims manually to their entitled holders off-chain managed by Mages or Summo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