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 Manu 是因为我的一次吹牛事件。

今年4月18号那天,我在 Twitter 上发了一个推文,因为我再也按耐不住早已思考成熟的音乐 NFT 的事儿,我要开始重新做点音乐唤醒我内心那颗狂躁的音乐心 😂,推文发出去之后,Yalor 立刻告诉我说:“你应该和 Manu 这个家伙聊聊”。那天我和他聊得很酣畅,并且约了一个电话。

然而从那天起,Manu 消失了。

后来的某一天,在 MC 的群组,Manu 说他要挂了,求安慰。MC 群向来没几句正经话,我并无在意。再后来某一天,在他发起的一个组织 FightPandemics 的网页,我才发现,这个家伙原来真的差点挂了,因为他染上了新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FightPandemics 是一个神奇的组织,它正在汇集全球的志愿者参与一场永远不会停止的公益事业。Manu 是个神奇的家伙,不仅得了新冠没挂掉,还做出了这样一件有着社会价值的事情。

你可能会问,那他和加密世界有什么关系?你问对了,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来自委内瑞拉的家伙,是如何“混迹”加密世界的!故事不长,也不精细,但这一段段切片式的故事每每让我深受感动,温暖,且引人深思。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面临挫败,都会消极,我也如此,但看完 Manu 的故事,我觉得我没有理由再感到挫败,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值得我们为之而战的理想,为之而战的人,我们没有理由。正如 Manu 所言:

“我们无法停止战斗,以不负我命。”

—— Typto


我一直认为比特币是一种游戏币。

在委内瑞拉的时候,我有一些朋友,他们过着非常好的生活,只是玩游戏,出售 Avatar、皮肤和高级账户。

我完全忽略了这项令人兴奋的技术,因为那会儿我在 Schlumberger 做现场工程师,寻找石油(我觉得这很酷,因为大多数工程师的生活方式都很棒,而我是最年轻的,当时我22岁)。

当我因为涉足ZZ而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土地时,我甚至没有想过加密货币,我一直在告诉我的父母,我们必须“购买”美元 (我们不说兑换,因为一切都是黑市)。

我来到法国,专注于技术,我有机会加入了 RocketBerlin  的 Jumia_Group,我在那里我学到了很多关于市场和增长策略的知识。我们的团队很棒,我学到了很多,但是很遗憾没有人告诉我加密货币是真实的。

然后我搬到了柏林,我在一个 Microsoft 资助的,为医生和患者提供匹配服务的组织中遇到了很多朋克(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我的一个朋友有一个房间,那里总是汇集了一些非常酷的人,其中一个成为了我的兄弟,他在 0xProject

这是在四年半前,他让我真正地开阔了眼界,他向我展示了加密技术,我简直不敢相信在此前的2-3年,一个回到委内瑞拉的朋友告诉我了这项技术,我当时却视而不见。

恰好在5年前的今天,feinduraVitalikButerin 发布了一项技术,让任何人都可以创建自己的资产、代币、货币或者狗屎币,从而将创新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让我非常兴奋,因为我的朋友告诉我,我们可以将现实世界的资产代币化并且可分割。

我被这一想法震惊了,于是立刻开始学习如何将房地产代币化。我花了几年的时间在这件事情上,但后来才意识到可悲的是它还没有为大众做好准备。

DAO 的概念仍然在我的脑海中。我认为,我们能够把人们聚集在一起,然后实现共同治理,这真的很酷 (我讨厌集体和社区这个词,因为它让我想起了那些在委内瑞拉发生的回忆)。

然后,许多伟大的项目开始出现(AragonColonyDAOStack),那时我就下定决心,这项技术正在构建之中,我应该专注于建设与我价值观相同的社区。

从那时起,以太坊社区一直是我的家。我迫不及待地想参加每年的 Devcon,去再次见到我的朋友们,听听很酷的技术,这些技术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而且很显然,还有如摇滚明星般的派对。

在这段旅程中,我遇到了很多了不起的朋友,那些一直在教我关于“构建”的,来自 @Meta_Cartel, @MetaFam, @commonsstack, @ETHBerlin 的家伙们 (@MPtherealMVP, @thegrifft, @BlockchainJames, @gladstonecallum, @petheth, @DrewHarding, @vengist, @eric_rsno, @pet3rpan_)。

我非常高兴能和这些超级酷的社区一起构建,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些之外,还有几个同样最贴近我心灵的:

@FightPandemics,一个将需要帮助的人与可以提供帮助的人联系起来的地方。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4万小时的时间被捐赠给这个项目。

@API3DAO,正在构建一个透明的,去中心化的 API,这是我们这个行业极为必要的基础设施。

@tecmns,正在创建一个“代币工程公地 (Token Engineering Commons)”。来自不同社区的工具和经验教训将使我们能够建立更具弹性的生态系统。

即使我们拥有如此充裕的生活,然而我们离拥有一个没有人类苦难的世界还非常遥远,不过,那些构建一个更美好的社会所需要面临的一切难题都正在解决当中。

生活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家庭,给了我如此多的成长机会,我无法停止与邪恶作斗争,以不负我命。

如果你也在为人类的美好发展而努力,请给这个世界一些回应,表明我们可以“一起变得更强大” ,我们可以有所作为。

爱你们的,Ma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