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DAOSquare 社区,经常会有小伙伴突然抛出一个话题,由此引发了其他摸鱼成员冒泡参与,从而促成了一次不正经讨论,混饭研究所秉着摸鱼的心态将其简单汇总,形成:摸鱼报告


本期摸鱼报告来自 DAOSquare 社区微信群的一次讨论,这里是混饭研究所的主战场,如果你想围观,如果你想参与讨论,如果你想加入 DAOSquare 混饭研究所,那么请先加入 DAOSquare 社区!

DAOSquare 混饭研究所


前戏

此番讨论是从混饭研究所的混饭大户:大硕的一条聊天记录开始的:

某某同志:

“以太坊单链扩展的tps再高,dapp们对链上资源也是互相竞争关系,动不动就成了无辜受害者,波卡想解决的是这个问题吧?平行链之间互为layer2。单链扩展的极限是solana了,PoH把本地时间戳都拿掉了。只是以太坊先发优势太强大,大家都来跨它,所以也不用担心被替代。”

大硕:

“这半年的拥堵对准备充分的DApp没啥影响,axieinfinity 极速增长(它核心资产是主链发行,交互是loom侧链,但很快会切换到自己侧链)所以开发应用时就需要规划好,哪些东西需要全局共识,哪些只是局部共识。”

此时,大硕似乎发现了 Colin 串群投喂的一篇文章:《The Quest for New Language》,端详一阵之后,正式引发了以下此番讨论。


默克尔森林

大硕给《The Quest for New Language》划了一个重点,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这些算是把程序员的东西带给普通用户,怎么带给用户很重要,因为程序猿的东西默认不是给人用的,notion,roam 冒出来,感觉和react这类开发范式有很大关系。react之后是用app思维开发软件。

面对此,学术水平存在很大障碍的 Typto 大爷没法硬着头皮接茬儿,灵机一动,实名表扬了此文作者 Colin,结果,一次串群事件暴露了...

于是,Colin 被迫卷入此番讨论,随便聊了几句:

“前几天看web philosophy和media ecology,最近在看Cybernetics,然后看到Tim Bernes Lee的semantic web,还挺有意思。”

话题来啦!!!!

混饭大户大硕表示:

web3.0 之前的定义是 semantic web,2017年之后,它被重新定义为价值网络。

Typto 大爷追问为啥当初是 semantic web?大硕回答:

网络信息量爆炸,信息检索和过滤难度暴增。比较自然的,程序员会希望能有自描述web,便于检索和组合,但它暂时失败了。

语义网络的构想是自然发展的结果,但它无法直接解决信息爆炸。不过,14年后出现了默克尔森林的构想。ipfs ipns ipld; multihash, multiformat, multicodec, multiaddr ... 这些为构建真正的语义网络铺路,但还是缺少一环:价值的注入才能解决信息爆炸。

这个概念的核心是 IPLD:

IPLD是Inter Planetary Linked Data的缩写,文件/数据结构使用Merkle链接相互链接。

回到默克尔森林,讨论中大家提供了几条线索:

介绍短文

标题:《IPFS创始人"进入默克尔森林"演讲(附中英文翻译)》

介绍:这是 IPFS 创始人 Juan Benet 的一次演讲的简单汇总信息。

演讲视频

演讲人:IPFS 创始人Juan Benet

主题:IPLD:Enter the Merkle Forest (IPLD:进入默克尔森林)

地址:https://youtu.be/Bqs_LzBjQyk

相关网站

地址:http://ceptr.org/

目标:Building a Global Nervous System:构建全球神经网络

说明:大硕表示,ceptr 这个算是顺着语义网络发展出来的东西, ipfs/ipld是新思想路径,虽然最终方向是一样的,都是构成默克尔森林。

关于默克尔森林的资料着实很少,DRD 搜了半天,回来报告:搜出一堆卖矿机的... DAOSquare 混饭研究所的使命感立刻上升了几层楼。

最后,大硕以一句话总结了这次简短的讨论:

这些研究在现阶段还没啥用,明后年非金融应用加速落地才会有收获。

讨论结束,散了...


后戏

在讨论的过程中,大硕提出了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洞见:

垄断的生意才是最好的,但Web3世界很难垄断,但我们发现中间件业务是例外。Chainlink是中间件的代表,TheGraph也是高度垄断的中间件业务,为了便于理解,我把它定义为反向预言机。Chainlink是从互联网到区块链(Web2->Web3),TheGraph是从区块链到互联网(Web3->Web2)。


DAOSquare 混饭研究所 · 全体混饭大户及散户们